Spacebar⇌

記一個非常長的梗
不排除寫到一半發現有bug
設定不嚴謹
請見諒

H82YJ4

#1-1

 
 

頭痛得很,活像被千把小刀片了花再撒一把孜然抹一把辣椒的劇痛。

 
 

四肢的肌肉感覺被不斷撕裂後縫合,胃像硫讓酸灼過的疼,腸子糾結成了一團,連帶著噁心,逼得韓文清抓著樹幹吐了起來,卻除了膽汁什麼也吐不出來。

 
 

畢竟因為狂躁發作,韓文清已經快一個星期沒有攝取過除水以外的東西了。

 
 

等到把膽汁也吐光了,只剩胃部在抽搐。又一陣乾嘔過後,他便任由自己倒在草地上抱著頭打滾。

 
 

現在所有人都應該聚集在前院,韓文清想,沒有人會注意到身在後花園的他如何失態。

 
 

因為耳鳴,耳邊像是有千只螞蟻在徘徊、萬只蜜蜂在迴旋,嗡嗡作響,卻仍無法阻攔前院的喧鬧傳至。這些吵鬧聲中包含著哨兵們亢奮的踱步聲,滿懷期待的竊竊私語,其中又混雜著嚮導們拍數略快的心跳。

 
 

韓文清有點不滿,對於現在聚集在前院,作為他同僚或手下的哨兵們不滿。他們表現的過於興奮了,他心想。畢竟過度亢奮會降低戰士們的警覺性,直接影響能力的發揮從而讓自身置於危險之中。

 
 

因為哨兵們沒有重視他的教導或者提點,時刻保持冷靜正確警覺,韓文清心裏萌生了憤怒,卻又很快讓自己把怒氣拋諸腦後。

 
 

畢竟現在的他比起其他任何所有人,甚至那些需要被保護的嚮導們,都更為不堪一擊。

 
 

再者,在今天,並不應有哨兵得因為過分的興奮和衝動而被譴責。畢竟是學院締結日,一年一度的哨兵嚮導合法集體相親的大日子。

 
 

在今天,所有仍未進行締結的哨兵將得到嚮導學院的邀請,在學院的安排下與同未進行締結之嚮導見面、交流,目標是贏得後者對與自己進行締結的肯首。

 
 

得到資格的哨兵,除了一大部分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外,亦不乏一些已經擁有實戰經驗的年輕軍官。而嚮導,卻清一色全是十六、七歲的少年少女,均為本屆嚮導學院的畢業生。從數量上來看,嚮導的數量相比在場的哨兵可謂絕對的稀少,這使得在缔结日結束後仍有哨兵沒有嚮導作伴的情況並不罕見。

 
 

嚮導不足是官方極為重視的問題,卻一直沒有適當的解決辦法。

 
 

理論上,所有於青春期覺醒後獲得哨兵或嚮導能力的青少年,都將被分別編入訓練所和嚮導學院進行操練及教育。這樣的安排能讓國家更有效的管理及利用哨兵嚮導的力量。

 
 

然而因為長期崇尚武力力量的時代遺害,嚮導奴屬於哨兵,其存在只為作為哨兵的附庸的觀點深植民心。即使到了更為開明的現代,嚮導受到諸多公平條例及法律的保護,獲得政府公開表示過的重視和尊重,這些不利於嚮導的觀點仍未被扭轉。

 
 

不少家長,在孩子的嚮導能力覺醒後,刻意不往相關機構上報,把他們擁有恩賜天賦的孩子藏匿起來。

 
 

這種寧願委屈孩子隱藏能力,也不願他們一生作為其他某人的附庸的做法無疑是知法犯法,然而政府卻亦拿這種情況沒辦法。

 
 

畢竟哨兵還能因為誇張的怪力、明顯強於常人的五感而輕易被劃分。但嚮導呢?因為太善解人意?因為邏輯太強?還是因為第六感太好了?

 
 

哨兵多嚮導少的問題持續。據非官方統計顯示,多近6成半的哨兵並不能在初次締結日與嚮導配對成功。而韓文清亦屬於這6成半的大多數。這次締結日已經是他入伍3年內的第四次。

 
 

韓文清本來扯拉著頭髮的手已轉向把草皮扒拉出大大小小的淺坑。痛吼一聲抱著頭在綠茵上又打了一滾,用力的撞上了樹後卷縮成一團。

 
 

這下好了,他心裡嘆道,前三次沒成功也算了,這次大概連嘗試的機會也沒有便要死於狂躁之下了。

 

评论(1)

热度(18)